第十章 弦断(1 / 2)

寂灭无生 凌袡 4858 字 6天前

“立即追击!!”

火车车厢里响起一道无情的电子音,仿佛电话对面的那个人是一台机器。

车厢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抬起自己雪白的手掌,掌心上正捧着一面华美的玉镜。

他一只手指摁在红唇上,口中发出了嘤嘤嘤的怪叫,“小兔子哪儿跑呢?”

然后车厢之中,一道人影,走进了一面镜子,并且,消失不见。

...........

一天后,另一班火车上,徐无和徐灯儿端坐在一起,对面的是一个巨型胖子。气氛很是和谐,如果能忽略徐灯儿一直挽在徐无右臂上的双手的话。

大鱼很鄙夷地看着徐无,眼中的恶意和嫉妒毫无掩饰。

“老大你真是禽兽啊........”

“灯儿才这么点大,你都不放过!!!让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恋童癖!”他不禁狠狠地磨了磨牙。

“.........”徐无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地盯着大鱼看,一直看一直看!

直到看得大鱼都开始心里发毛。

徐无这个表情是真的在看死人一样,估计如果不是早就这么多年的兄弟了,大鱼怕是早就被一掌拍死了。

“得得得!老大我错了!”同时暗自心里嘀咕一声,要是我也有个这样妹妹就好了。

然而,显然是不可能的,就凭那体重,啧啧啧...........肯定没人想要一个人肉山老哥.........

灯儿挑了挑妩媚的眉毛,面颊上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浮现。

“你就是羡慕!”一把刀狠狠地刺入大鱼心口!

“就是嫉妒!”

又一刀!

“就是,没有女朋友!”

不得不感叹,女人啊,嘴巴便是刀剑..............

“要到了。”徐无看了看窗外,火车已经再减速进站了,这里是,香格里拉!

白螺村,就在这座梦幻之城的南方不远。

.............

白螺村,于冬刚从二楼卧室的床上爬起来,奇怪的是昨晚他睡得还很不错,似乎梦里隐隐感觉有人在轻轻拨动琴弦,没有弹出曲子,却让人异常安心。

“嗯?”于冬忽然感觉到了前方有一股特别的波动,他走上破旧的阳台,看向了那个方向。

总觉得哪里不对劲?

那里,是孟乞丐住的别墅?!!

那股波动......是妖灵的气息!!!

“该死!”于冬赶快一拍自己还没醒的睡脸,顿时心乱如麻。

怎么办?怎么办?!!

“拿好寂灭剑。”灵海中的那只怪物开口了,于冬的左眼再次变化为黑紫瞳。

对!寂灭剑!

“你再不去,那个人类就要死了。”寂修冷漠的声音在于冬的心里响起,而且旋即有些不屑地轻哼一声,“还记得那个在崂山遇见的女孩吗?”

“????”

“她也快死了。”

然后于冬握起寂灭剑便从二楼的阳台上一跃而下,而当他凌空而起的时候,自己都吓了一跳,我特么在跳楼????!

是谁给了你这种勇气?

然后下一秒,稳稳落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