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念儿回归(四)(1 / 1)

“公主,王爷的后事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,您看何时发丧呢?”定北王府的老管家眼含着热泪跪在倾国面前,心中仍然有些不愿接受王爷已经去了的事实。

这些时日,定北王府发生了太多事,让老管家一直恍恍惚惚,总觉得自己在做一个醒不来的噩梦。先是王爷被几位公子趁夜送回府,还叮嘱了自己切不可透露王爷已薨的事实,对外只道王爷病重,此事连王妃都被蒙在鼓里,直到前两日才将真相告知。

然而,王妃早因骆羽公子突然暴毙于狱中而突然伤心过度,如今又将此事告知王妃,导致王妃一病不起,今日已然连床都下不了了。

而骆喆公子因为陷害兄长、刺杀公主而被捕入狱之事尚且未敢让王妃知晓,若是再让她知晓此事,只怕对于她的病情将是雪上加霜。

“王爷的后事,连个替他捧牌位的人都没有,着实是有些说不过去啊。”倾国轻轻叹气。

骆羽因为是死在狱中,尸身暂时不可下葬,骆喆如今在阳城大狱里,整日疯疯癫癫。三个儿子里,唯一一个清清白白的骆林,如今却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,自然不可能来替父亲送葬。

“不知念儿郡主如今怎么样了啊。”

倾国话音未落,墨尘已经在冬梅的引领下走进来。冬梅被慕容璟救出来之后便将她安置在阳城中一间不起眼的客栈中,直到骆喆被捕,冬梅才又重新回到了定北王府。

“公主,属下方才得知,如今念儿郡主已经离开了耶律铠的府邸,不日便可回到凤仪国境内,可需要属下派人前去相迎?”

“此事当真?”老管家在一旁,自然也听到了墨尘的禀报,一时间喜出望外,不禁老泪纵横。他原以为骆念儿在战场上失踪后定然是凶多吉少,却不料在他几乎要完全放弃希望的时候,突然得到了骆念儿安然无恙而且即将回来的消息。

“自然当真。”墨尘对老管家十分有礼。如今定北王府如此情形,原本正应该是树倒猢狲散的时候,可老管家不但没有在此时离开,反而以一己之力撑住了整个定北王府,也正是因为他,定北王府的下人们才都没有立即四散而去。

而近日来,公主有心为定北王好好办场后事,让定北王入土为安,上上下下诸事繁杂,皆是眼前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亲自操持。

“公主,老奴恳请亲自带府中的护卫去迎接郡主。”老管家激动得连声音都有些发颤,如今对他而言,已不知该埋怨上苍对定北王府过于残忍,还是该感激上苍将念儿郡主又安然无恙完好无损地送了回来。

倾国却是摇了摇头,她自然理解老管家此时的心情,但如今不知北凉境内是何情形,亦不知那耶律铠是何用意,若是让老管家带人去迎接,万一发生了任何意外,她都无法向九泉之下的定北王交待。

“老管家放心,本宫一定会派人将念儿郡主毫发未损地送回王府,您且在府中坐镇静候便是。”